当前位置:X小说>其他类型>神农道君> 第216章 倒峰山中寻宝物,洞天门前聚权贵!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16章 倒峰山中寻宝物,洞天门前聚权贵!

【即日起,十阳洞天严出严进,任何将士出入十阳洞天,都需上报兵界。】

【十阳洞天内部所有成员,除探查使之外,无许可一律不得出阳城。】

【探查使获得一应宝物,亦需上交。】

【洞天诞生福地,诸多危险,请各位探查使谨慎行事……】

赵兴看着地镜上的一条条禁令、规矩,不由得皱了眉头:“怎么十日就出了禁令,比我想得要早一些。”

他记得前世十阳洞天的灵秀爆发,应是下旬开始。

而且一开始,兵界的反应也没有那么快,进来了许多人,才颁发的禁令。

确认洞天诞生福地,同样也比较谨慎。

可现在,却提前了一些,而且似乎早有准备一般。

“前世之经验,不能全当依据。幸好我有老柳相助,又早早做了准备,否则现在也只能干瞪眼。”赵兴暗道。

“赵兴,你看到消息了吗?!”一道人影,从远处飞过来,落在了麒麟飞舟上,正是夏靖和陈时节。

这里是【倒峰山脉】,周围的山峰,都是倒立漂浮在天空中。

赵兴五人,提前来到了倒峰山脉,以‘探索倒峰山脉天象’的名义来的。

这个课题任务,是赵兴自己提交。

“看到了。”

禁令下达,异象频出,是个人都会关注。

“没想到,十阳洞天居然会升格,看这样子,是要产生大规模的天地灵秀和大宝物啊!”夏靖兴奋不已。

陈时节也是满面红光,他怎么也没想到,能碰到这种好事。

“先别着急开心,洞天升格,天地必有剧变,这个过程我们得时刻提防危险。”赵兴道:“姬兄和龙肖呢?”

“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夏靖道。

他们来也不是旅游的,过来之后,自然是到处搜索,看看有什么宝贝。

不过刚刚出现了异象,赵兴便传讯让他们快快回来。

因为洞天升格的初期,同样伴随着未知的危险,稳定下来才好大肆探索。

赵兴对这事门清,所以他让夏靖和陈时节一起探索,法爷+武者,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就要大大提升。

姬子筠是术士,龙肖是剑修,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好,等他们回来便……”话音未落,便有一道巨响传来。

“轰咔!”

二十里外的天空,突然响起一道炸雷!

“咔咔咔~”

雷霆之粗壮,直径都超过了二十米,简直是一道雷柱!瞬间就将下面的一座漂浮的山峰劈得裂开。

“轰隆!”

那一座山峰从中开裂,尔后整座山峰开始燃烧起来,山峰迅速变形、挤压。

最后居然形成了一座悬浮在空中的活火山!

“轰隆~~~~”

可怕的威压在天空中酝酿。

“他们是在哪个方向?!”赵兴猛的抓住夏靖,“是不是那边?”

“是。”夏靖声音也有些颤抖,这个时候通知也来不及了,只能希望他们早早的躲开。

“走!”

赵兴立刻驱动麒麟飞舟,开启结界,朝着那座空中活火山的反方向狂飙。

“嘭!”

原以为是要火山喷发,可没想到飞出去一刻钟后,整座山峰,直接炸开!

“轰!”

首先是一道圆形冲击波快速的掠过周围,将不少山峰都震碎。

紧接着一朵蘑菇云升起,大量的山石冒着火焰,向四周溅射。

“轰轰轰轰轰轰!”

直径二三十米的巨石,冒着火焰,向周围溅射,威力无比恐怖,每一颗巨石,都堪比五品的全力一击。

赵兴他们早就躲在了几座山峰的后面,天空中有阻挡,倒是没有被波及到。

但这种现象,仍旧让三人震撼得不行。

“我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天威。”夏靖眼中充满震惊。

“雷霆劈山,山爆撕天,真是人力所不能及也。”陈时节的感触更深。

赵兴却闭上了眼睛,盘膝在地。

夏靖瞥了一眼:“你干什么?”

陈时节道:“他在悟道,司农本就是执掌天地之威,如今亲眼观看天威,自然颇多感触。”

夏靖点了点,又问道:“那你怎么……”

刚一问出来,夏靖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陈时节也有些惆怅:“我没他天赋强,只是略微感触。”

“咳咳……不好意思。”夏靖有些尴尬。

“无妨,人应有自知之明。”陈时节道。“不过此次确实是大机缘,我多看几次,或许就有突破了。”

就在这时,龙肖根据给出的方位赶了过来。

“卧槽,伱们看到了吗?好大一道雷,把山都炸了啊!”龙肖御剑下来,咋咋呼呼的。

“还好跑得快,要不然你们就得吃席了。”

“龙肖,我表兄呢?”夏靖问道。

“哦,姬世子,他在另一个方向,一会就回了,你不必担心他。”龙肖走过来,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赵兴奇怪道:“老陈,他在干什么?”

“他在悟道。”陈时节解释:“司农本是执掌天地之威,他刚才观摩,有所感触,我估计他应该是在领悟火山法或雷法。”

“哦,那你怎么没悟一个呢?”龙肖一脸天真。

“咳咳……”夏靖差点被呛到。

陈时节:“……”

老陈也是无语了,刚才夏靖扎了一刀,你又来扎一刀?

“我没他天赋好,行了吧?”

“哈哈哈哈,对不起……”龙肖大笑掩饰尴尬。

听到这爽朗的笑声。

正在山峰上空寻找位置的姬子筠顿时落了下来:“表弟,陈将军,龙将军,你们无事吧?”

“没事。”

“那就好。”姬子筠的目光落在地上,见赵兴双眼紧闭,眉头紧皱,还以为他出来问题,顿时问道:“赵兄弟怎么了?”

陈时节:“……”

夏靖:“……”

“我去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陈时节嘴角抽搐,起身离开。

姬子筠满脑子问号,不是这到底怎么了嘛?

“他没事,大家都没事。”夏靖转移话题道,“表兄,你和龙肖可搜索到什么奇特之地?”

姬子筠想了想道:“一开始什么都没看到,不过后来天地异象出现,便处处都是奇特的景象了。”

“有头顶长草的一队异兽在漂浮的山峰之间跳跃。”

“有火焰在水中流动、还有长满了如同婴儿般的果树,我和龙肖分开,便是因为分头去追那些奇特异象。”

“婴儿树?”夏靖疑惑道,“这是什么奇怪的植物?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表哥,你可有收获?”

“没有。”姬子筠可惜道,“等我靠近,便觉雷霆劈山,紧接着那颗怪树便瞬间枯萎,化作了一堆黄色的枯藤。”

“姬兄看到的,或许是六阶植物‘幻妖藤’。”赵兴睁开眼睛起身。“幻妖藤能散发出香味,使人产生种种幻觉,一般是心中的欲望和渴望。”

“姬兄看到‘人参果树’,此物可延年益寿,或许姬兄有此幻觉,便是因为之前未曾见到长者的最后一面。”

姬子筠惊讶道:“竟有此种植物?十阳洞天当真神奇。”

赵兴道:“人族武者,从地煞境升至天罡境,要取九天罡风练体。”

“突破时,罡风肆虐百里,气血轰鸣如龙吟虎啸。”

“人类升级,动静尚且如此大,更何况是洞天升格?”

“接下来我们会见到各种各样的神奇之事,有好有坏,我们还需小心行事。”

夏靖、姬子筠点了点头,陈时节此时走了过来:“你悟出了什么?”

赵兴道:“火山法略有进境,达到六转,雷法……你怎么脸色有点差?”

陈时节目无表情的走开:“气的。”

“???”

赵兴满头问号,不知道这位老兄什么情况。

就在他想问问时,却听到龙肖大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快来啊大家,有宝物!”

“哦?”赵兴精神一震,陈时节、夏靖、姬子筠也立刻腾飞,朝着一处山林飞去。

飞了三千米,就便看到龙肖和山猫,正蹲在一株倒下的大树前。

在等待赵兴从悟道中醒来的时间,龙肖闲着无聊,就带着傲天喵在这座无名山峰中溜达。

还没离开飞舟多远,就见到一株参天大树倒伏在地。

它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紫光,倒下之后,也有五六米高,仅千米长。

树干上,结出了许多紫色灵芝,还生出了一株株翠绿的小树,树上结着一些鲜艳的果子。

“喵呜~”山猫见赵兴走过来,摇着尾巴邀功。这可是我先发现的!

“这是什么树?”姬子筠和夏靖望向陈时节和赵兴,天下的奇花异草,神木仙枝众多,他们根本认不过来,这事还得问专业人士。

“是巨灵树!”“养生树!”

陈时节和赵兴,几乎同时开口。旁人听得摸不着脑袋,夏靖道:“到底什么树啊?

陈时节笑道:“没区别,我说的是学名,赵兴说的是俗名,巨灵树的俗名便叫养生树。”

赵兴道:“还是你更严谨一些。”

龙肖可不管这么多:“你们别说那么多,我就想问这棵树上面的小树果子和灵芝能不能吃?”

“能。”陈时节道,“巨灵树本身不结果,生前也并无多大用处,唯有死后才有用。”

“巨灵树死后千年不倒,倒下后便成了奇花异果的温床,此时无论什么种子飘到它的树干上,都会迅速开花结果,并且打破生长桎梏,完成蜕变。”

“这些长在它身上的灵芝、果树,大多都可吃,而且服之延年益寿,可增长元气,也强化气血、骨骼。”

龙肖恍然:“是棵工具树啊。”

“你这么说也没错。”赵兴扫视周围:“天地剧变,加速了巨灵树的成长,使得这株巨灵树快速的进入死亡期。这上面至少长了两种可服用的好东西。”

“不过也有不少是有毒的,霸占了不少养分。”

“老陈,这巨灵树的效果被加速了,但至少还有一天时间可利用,我们速速除掉那些毒种,将收益最大化。”

“好。”陈时节立刻飞出来一人从树冠行动,一人从树尾行动。

“呼~”两人飞快的将树干上的毒种给剪除,只留下一些有用植株。

巨灵树的等级是六阶,但其死后树干的孕育效果,远超赵兴施展刹那原初。

因为巨灵树是六阶,但它能在极短时间养出六阶的奇花异草!

忙活了一个时辰后,两人便停了下来。

又等待了两个时辰。

陈时节和赵兴,便收割了那些已成熟的果子、灵芝,回到树干中间。

最终获得六株紫灵芝,十八枚果子。

由于巨灵树孕育出来的都是打破了原有的种类桎梏,所以赵兴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叫什么名字。

只能以【五行观物】【天眼法】判断出,这些东西的大体功效。

“喵呜~”山猫见到好货嗅了嗅鼻子,就想去吃,结果被龙肖一把拽了回来。

“赵兴,你来分。”龙肖道。

出发之前,便约定好的,一应好处,由赵兴来分配,并且赵兴拥有优先选择权。

“夏兄,你先来试毒。”赵兴笑意吟吟的拿起一枚紫色的果子,递给夏靖。

夏靖练了饕食法,毒抗高得一批,这也是探查使中,武者的作用——试毒。

通过夏靖炼化的过程,赵兴发动【五行观物】,便能进一步判断功效。

“好,合该我来吃。”夏靖没有犹豫,立刻接过这拳头大小的果子,三五口便吃了个精光,连核都没剩。

因为某些果实皮和核才是精华,这都说不准。

反正饕食法都已四层,根本不怕。

吃完之后,夏靖眼睛一亮:“好东西啊!我气血大增,左臂蜕变了一块金骨。”

赵兴眼睛一直盯着夏靖,透彻他体内,发现夏靖左臂一块骨骼原本是【银骨】级别,现在蜕变成了淡金色。

“无不适?”

“没有。”

“第二颗我来。”赵兴顿时吃下果实,他有面板,也可察觉作用。

当然,这种未知的东西,还是先让夏靖试试水。

【你服用了‘未知果实’(六阶),聚元提升一阶,寿命增加3年。】

【你的右手食指骨,‘铁骨大成’蜕变‘银骨初成’。】

面板上刷出两条纪录。

“一颗果实能升一阶,增寿三年?还能使得骨骼蜕变?”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需知赵兴现在已经是天罡境,聚元位阶的提升,逐渐变慢。

四十三阶的聚元,提升至四十四阶,要比从一阶升到四十三阶还难好几倍。

寿命也是一个道理,如今赵兴的额外寿命已经增加到了160年。

寿命的增加,便是提升冥冥中的命数。

这种果子能加三年,已经相当强劲了。

第三个效果,也很不错,司农是法爷,其肉身体质,同境界不如武者。

比如夏靖也是六品,但他的体魄是‘半身金骨半身银’,气血如海,循环不绝。

毒抗、耐力,恢复力,要比其余职业强大得多。

像司农这种,如果未经特殊训练,正常来说,要到五品才能拥有六品武者的体魄。

所以赵兴现如今,只是‘铜皮铁骨’,而铜皮铁骨之躯,在预备役训练期间,夏靖便早具备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因为赵兴修行的是节气令、后土归元这些秘典。

夏靖修的则是《饕食法》《青龙锻体术》《七魄混元功》这些秘典。

虽然都是利用元气,但修行功法不同,造成不同职业走上不同的方向。

“无毒,每人先吃一颗。”赵兴道。“吃完让我观察效果。”

陈时节、龙肖、姬子筠闻言,顿时接连服用无名六阶果实。

不一会后,三人都服用完毕,看着赵兴。

“姬兄,你服用的效果最差,应是之前服用得多了类似宝物,再加上你修的术法属行似是和这果实有所冲突。”

“你便不吃第二颗了,下一轮发现宝物,若有适合你的,便多分你一些,如此可好?”

姬子筠点头:“好,我既服之效弱,便不浪费,听你的。”

“夏靖,你吃第二颗让我看看。”

夏靖依言,又吃下第二颗果实。

这果实对武者的效果不错,夏靖吃第二颗依旧蜕变了第二块金骨。

赵兴是开着天眼的,他能看到夏靖的气运光柱,隐约有所变动,这是命数也加了。

之后赵兴自己服用第二颗,龙肖、陈时节随后。

三轮过后,夏靖的效果减弱,吃完第三颗停下,不再服用。

龙肖、陈时节却吃掉了第四颗。因为这两人小时候没过过什么好日子,根基要比夏靖弱一些。是以一直吃到第四颗效果才减弱。

赵兴也同样吃了四颗,在第四颗时效果减弱。聚元等级未提升寿元只加了0.5年,倒是大腿骨,又蜕变了一块。

“刚好十六颗吃完,效果最大化。”赵兴微笑道。

“喵呜~~”傲天喵委屈巴巴的,怎么把我忘了呢?

“乖,先让叔叔伯伯们吃,这次宝物多得是。”龙肖揉了揉傲天喵的脑袋。

赵兴道:“别委屈了,树上还有一些五阶果实,我去采点来给你垫垫肚子。”

赵兴他们眼光高,在此次洞天灵秀爆发,他们都打算只吃六阶的,五阶的其实还有一堆,这是避免积累什么抗性、毒素在体内。

“我去吧,你来分灵芝。”陈时节道。

“也好。”

就在赵兴这边找宝物找得如火如荼时,十阳洞天的各处入口,都聚集了大量的飞舟、战船。

“什么?不让进?!”

“你可知,我父亲是谁?”

一名身穿华服,身体臃肿的男子,在舟头对着守关的将士怒喝:“家父武成侯!鼎新历三百二十五年受封,本世子进一个小小的十阳洞天,尔等居然敢阻拦?!”

华服胖胖男喝道:“打开玄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守关的将士,佩戴面甲,连表情都看不到,只是将锋利的长矛对准前方。

华服男子上前一步,这队甲士,便立刻凝聚血气战争,毫不留情的刺向他。

“什么?!”华服男子身后,一名法师迅速拉着他后退。

退出安全距离,这血气战争凝聚的长矛,便不再前进,又收了回去。

“混账!混账!”华服男子吓得不轻,跌坐在地上。“你们这些混账,狗东西!”

“世子,别骂了。”身后的法师,扶着这名纨绔子弟起来,“一言不合就结阵,连解释都不解释,这禁令等级必然很高,我们还是先打听清楚再说。”

“我大老远从杨泰郡跑来,却连门都进不去?”华服青年仍旧怒不可遏,“查,到底是谁下的令?!”

在场的世家、贵族这么多,消息打听自然很容易。

很快,这位武成侯的儿子,就知晓了禁令从何而来。

“世子,查清楚了,是兵界的罗睺王、凌德王、天衍王共同下达的禁令。”

“十阳洞天的九个入口,都被严密把守,严进严出,现在很多人都被挡在了外面。”旁边的管家汇报道。

“什么?三王下令?”武成侯世子,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凌德王还没什么,罗睺王的名气可大得很!

天衍王更是有些神秘。

即便是武侯亲至,这时恐怕也不好说话。

“怎么办,有能进去的办法吗?”武成侯世子急了,他父亲没几年好活了。

这个时代,寿命大概是能算得到的,几品能活多少年,都有个定数。

他父亲武成侯,已经活过了五百年,寿终也就近二三十年的事情。

武成侯世子,看似不成器,实则……也不成器。

因为他父亲吃了战场上的苦,又是老来得子,便不想让儿子吃苦,现在他这个世子,不过是个地煞境的实力罢了。

“侯爷出发前说过,若碰到阻碍,可寻十阳洞天内的明武侯递拜帖。”管家道。

“你怎么不早说?!刚才吓我一跳!”武成侯世子瞪了管家一眼。

管家默不作声,递这个拜帖可不是简单的事,武成侯付出的代价巨大!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世子,根本不知道老爹做了什么事,只当此次随便走一遭,便可混点好处回去。

但他这样子,即便进去了,又真能如侯爷所想,脱胎换骨撑起家中基业吗?

管家看着世子又跑去旁边一艘花船上吹嘘炫耀,不由得心中叹了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