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X小说>武侠修真>山河志异> 第461章 丁卷 侧目我独行(第一更继续求票!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61章 丁卷 侧目我独行(第一更继续求票!

第461章 丁卷 侧目我独行(第一更继续求票!)

举手之劳而已,陈淮生并没有和三人多言语,表示了自己要去山门之后就径自御风而去。

一举击杀三头摩云白雕的事迹已经悄然无声地在宗门中流传开来。

陈淮生料想得到,但也无力干预,也没有道理去干预,那反而欲盖弥彰了。

对商九龄、李煜他们来说,自己的这份表现固然令人震惊,恐怕更多的还是惊喜和激赏。

陈淮生落到太清殿前广场时,好巧不巧,又遇上了丁熹蓁。

看到女孩子愕然不敢置信的目光,陈淮生心里也是懊恼,本不想装,但可能在人家眼里,自己又是故意如此了。

“丁师妹。”

“陈师兄?!”丁熹蓁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疾步走近。

她怕自己的神感出现了问题,师兄闭关结束出关了,料想得到肯定是更进一步。

但他筑基一重闭关,出来不该是筑基二重么?

为何他身上的气机如此强烈,分明就是与自己祖父相当的层级了,可自己祖父已经是筑基五重了啊!

一时间心中有些混乱,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自己心思烦乱神感出错,还是师兄异变?

****

还能有三五张支持一下老瑞么?拜求!

看到眼前女郎疾步走近,然后又倏地放慢脚步,有些迟疑、惊讶、茫然,忍不住左顾右盼,似乎想要另外寻人来替自己确定什么的表情,陈淮生内心既有些好笑,又有些骄傲。

一跃三重天,恐怕这是任何人,包括自己当时不是也从未预料到的情形么?

连破二重已经是无数人心目中的神人之举,自己却两年苦修,一飞冲天了。

“一别两年,师妹可还好?”陈淮生注意到对方有些神思恍惚,温言问道。

“好,小妹很好,师兄,如果小妹感觉没错,您这是筑基中段了么?”丁熹蓁压抑住内心躁动的心境,小心翼翼地问道。

眼中满是震惊和好奇,还有各种杂乱的心绪被理性压制住才没让她失态。

她已经确定无疑,眼前这位师兄已然步入筑基中段了。

“两年闭关,侥幸而已。”陈淮生泰然点头,“只是两年未出,山门似乎大变,愚兄都有些适应不了了。”

适应不了?您三十岁不到,都筑基中段了,又有什么不能适应的?适应不了的该是像自己祖父这样的吧?

丁熹蓁心中那点儿异样心情早已经抛却脑后,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好奇。

不管怎么说,有这样一个坐地飞升的师兄都是好事,何况他似乎和丁家也没有什么嫌隙,甚至还勉强算是有些小渊源,好歹当初也是一起对决过僵尸的。

“师兄,你好厉害,两年苦修破三重,闻所未闻,便是大赵修真界里也从未有过这般壮举吧?”

丁熹蓁目光里满是仰慕和艳羡。

“小妹曾听师尊说过,师兄还在朗陵闭关时也有过一跃二重的经历,当时小妹还在唏嘘感慨,没想到这一回师兄更进一层,不知道师兄有什么秘法奥义,能不能让小妹也能沾些光啊。”

恐怕这是自己遇到的每个人都会有如此想法吧?

虽然大家都知道修行千人千径,便是师父也只能引导解惑,难以完全教授,可这般经验经历始终还是有些可以借鉴一用的。

万一正好能碰上灵犀一点,对自己有所助益呢?

面对这种期盼恳求,陈淮生浅笑之余也是满口答应:“师妹相询,愚兄如何会藏私?只是莫要让师妹失望才是,这修行之道师妹也是明白的,许多东西都是灵感顿悟,所触所感,都要讲缘分,……”

“小妹明白。”丁熹蓁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陈淮生的爽快答应还是让她很高兴,“待到师兄空闲时,小妹一定请益。”

“相互切磋罢了,师妹家学渊源,又有师尊教诲,要不了几年定能赶上愚兄,大成可期。”陈淮生含笑道。

“师兄刚出关,这是来见师尊吧?师尊大概也还不知道师兄有这般造化?”丁熹蓁喜滋滋地道。

“嗯,师尊不在?”陈淮生估计商九龄多半不在,否则早已经感应到自己才对。

“师尊和李煜师叔一道去了传功院那边,今日传功院春授开课,掌门师尊和李煜师叔以及其他几位师伯都要莅临。”丁熹蓁解释道:“小妹待会儿也要过去,不知道师兄有无兴趣……”

陈淮生一听赶紧摇头。

这种场合他才懒得去露面。

虽说自己的情形瞒不了多久,但瞒得一时算一时,消息传开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自己再露面也要好得多。

??????????.??????

似乎是理解陈淮生此时的心情,丁熹蓁抿嘴一笑,“师兄无须如此,宗门正需要这样大涨人心士气的故事,掌门师尊他们肯定是非常高兴的,尤其是现在咱们重华派现在人才济济,都有点儿……”

丁熹蓁没说下去,但陈淮生却明白。

都有点儿相互抱团,都有点儿互别苗头,再往上说,就是都有点儿争权夺利了?

都八百弟子了,紫府真人都是五六个了,尤其是九莲宗支弟子大规模进入,陈淮生不清楚商九龄现在如何想,但是肯定还是有些压力了。

也幸亏李煜入登紫府了,否则单靠他和朱凤璧已经有些压不住场面了,特别是在筑基层面,后来的筑基修士对原来老重华派的筑基修士已经是压倒性的优势了。

现在算起来,连丁家这边都得要算老人了,看看丁熹蓁不是也已经完全以老重华子弟自居了么?

陈淮生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成了商九龄用来提振人心壮大士气的最佳手段了,每每遇到这种情形拿出来便可当杀手锏用,可每一次自己也都能赶上这种“好时机”,自己是不是该索要有些更多的奖励才对?

和丁熹蓁寒暄了一阵之后,陈淮生才离开。

既然商九龄不在,陈淮生也不闲着。

骤然阔别两年,自己似乎对整个宗门都有些不了解了。

虽说宝旒和尺媚也介绍了一些,但是二女平素似乎也对宗门更深层面的东西没多少兴趣,加上云中山与山门这边也有几十里地距离,胡桑赵三人这两年也是一门心思苦修,白鹿道院似乎和山门这边有些脱节了。

吴天恩和苟一苇两人那里是要去的,略作犹豫,陈淮生还是先去了吴天恩那里。

之所以犹豫一下,实在是不想刺激吴师伯,可始终要去,还不如坦然前往。

不出意外,吴天恩看到陈淮生第一眼之后,除了震惊之外,就只能围着陈淮生走了一圈之后才喟然叹息不止,一时间竟然不想说话了。

自己拼尽一切努力,上个月才晋阶筑基三重,这小子居然又放大招,连破三重,筑基中段了,这上哪儿说理去?

早就知道这家伙是一个妖孽,但是这连破三重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只能真的用天人来形容了。

“说吧,怎么回事儿,怎么就筑基中段了。”吴天恩瞪着眼睛,“我有了十足把握,才闭关了九个月破境晋阶筑基三重,从筑基到筑基三重,我整整用了九年,你呢?”

“师伯,不能比的,也不好比。”陈淮生腆着脸笑着道:“师伯庶务繁忙,……”

“我早就不管内务院了。”吴天恩没好气地道:“就是想要在修行上再进一步,可我这才进一步,你就进了三步,不,是五步十步,淮生,你让师伯除了选了你入门这桩事儿,简直就找不到一个值得骄傲的成就了啊。”

这怕是对自己最大的夸赞吧?但听得出来吴天恩话语里也是无比自豪。

单就选人擢才上,谁有这般伯乐之眼?

“师伯,您这话可就让弟子汗颜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不是圣贤一直教导我们的么?”陈淮生含笑捧着话。

吴天恩在堂中转了几圈,才回到座椅上,“你也坐吧,掌门师兄去了传功院,你怕是没见着吧?最好也别去凑这个热闹,让人看到你的这情形,只怕无数人今晚回去都睡不好觉了。”

“不至于,不至于。”陈淮生也不在意,“九莲诸宗支这么多弟子进来,难道就没有几个值得一看的天才?”

“噢,伱也知道了这两年进来了不少九莲诸宗的弟子?”吴天恩点点头,“的确有几个,连掌门师兄和朱师兄以及丁师兄他们都有些意动,但却碍着令狐醉和渡果他们,所以也没好下手吧?”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九莲诸宗原来本来就是内讧龃龉不断,只要不是玉菡宗和元荷宗的,掌门和朱师伯他们都没什么不好意思,真要存着这层隔膜,那这些九莲宗支就不该入重华!”

陈淮生声色俱厉毫不客气的话语让吴天恩都有些惊讶,但仔细一回味,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一个掌门,连门中弟子都不能随意擢选,那说明内部的隔阂有多么严重,而如果不敢彻底打破这层壁障,那只会让这种暗流越发猖獗,日后局面会越来越严峻。

陈淮生显然是看到了这一点,但是要做到却没那么简单。

()

pt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