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X小说>科幻小说>黄昏分界> 第564章 饿鬼就食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64章 饿鬼就食

第564章 饿鬼就食

“果然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啊!”

胡麻都不由得感叹了一番:“转生者被视为邪祟,不食牛被人称作妖孽,固然有些深层意思,但其行事也对得起这称呼!”

他从妙善仙姑与那位不食牛大师兄处得知,不食牛有金皮挂彩,平团调柳八门,各有擅长,分门别类。

有探信的,有擅长造甲造器的,有蛊动各方豪门造反的,有专司行军打仗的,也有专门研究这些战阵妖法邪术的,当然也不排除各地晃荡的混子。

早先自己听妙善仙姑讲他们认为保粮军赢不了,还当他们本事不够,如今瞧着,也只是行事鸡贼惯了,先压低一下自己的期待,实际上还是想好好表现一番,给自己一个惊喜的。

如今初一试探,便已吃掉了对方千余人,数量已极可观了,但凡对方是正常的,就这一千人,便已大击对方士气,说不定真就有了带保粮军取胜的可能呢!

至于现在……

胡麻看向了饿鬼一方,心里倒略略升起了一些期待,凶戾无识的饿鬼,遇着了满肚子坏水的不食牛,究竟孰胜孰败……

……

……

“快,速速布置,排六丁六甲阵,虚实难测……知道那些兵马还看不懂阵旗,只让他们的头目领着,头目往哪里走,身后兵马便跟着往哪里走就是了!”

“……是了,头目的旗号,也速速赶制出来!”

眼见得转眼便已胜了两场,虽然手段凶诡可怖,让人心下忐忑,但毕竟是自己这方赢了,也是士气高昂,那铁嘴子军师,便趁机劝杨弓下令:“再者,找几个嗓门大的,去对面骂阵。”

“记得用官话骂阵,莫用明州土话,饿鬼多是官州来的,你骂明州土话,怕他们听不懂哩!”

“……”

“啊?”

这方的诸位头目,听了他的话,心里却也不由一惊:“如今刚刚使计,吃了对方千余兵马,想来对方气坏了,正该担心对方反扑,严加防守之时,怎么还要过去骂人?”

见着众人担心,那军师铁嘴子却冷笑道:“不怕他们来,只怕他们不来。”

“真正正面放对,咱们保粮军兵马,恐怕不是那群饿鬼对手,甚至说,这世上也没多少是那群饿鬼对手的,想要赢,便要反其道行之。”

“咱们如今所能倚仗者,便是使这各门道里的奇术法门,而奇术法门,最有效便是对那些心浮气躁的家伙。”

“战阵之上,谁先上头,谁就会先掉脑袋!”

“……”

这话听得众人皆若有所思,杨弓心里都不由得一颤:‘我不就是每次都会上头的?’

心底顿时留了意,一边安排众人听军师之命,一边留心学着,只觉这些江湖异人手里的本领,与胡麻跟自己讲的大道理不同,但也分明实用的很。

“我献一计。”

也在此时,杨弓的帐中,因着各路能人异士前来援手,对付那饿鬼军的诸般方法,也都被人提了出来,有人道:“我瞧这饿鬼军,皆是饿晕了眼的,若以狗血浇之,当能使其狂性大发。”

也有人道:“一群饿疯了的家伙,若是把黑太岁割来,喂给他们吃……”

“最好还是火攻!”

更有人大声说着:“对付这些家伙,拿了刀子去杀,是最笨的,只有火攻,水淹,一把子火给他们烧成了灰,才最干净!”

就连帐外,都有人悄悄的递了信来,却是城里草心堂的一位伙计,乔装打扮了出来,拜见杨弓道:“是我们五鬼掌柜派我过来的,如今那群饿鬼,正找人帮他的人魔将军叫魂哩!”

“草心堂便在城里,上下伙计郎中,保命要紧,也不敢不听他们的,只是不愿助这些吃人饿鬼,故意拖了点时候,但叫魂之法本就不难,对方也不傻,快看出来了。”

“前面几个叫回来时间久,后面的定然越来越快,且这些人魔将军怪异,特意让我来给保粮将军提个醒。”

“另外,在为这些人魔将军叫魂之时,我们掌柜也探查了一番,对付那些饿鬼,普通手段不顶用,但人背后九节龙脊之下,旁开三寸,有一穴名魂门,若打此穴,可收奇效。”

“……”

杨弓闻言大喜,深深拜谢这位冒险出来递信的伙计,又隔了两层军阵,向城里的草心堂拜谢。

旁边的铁嘴子见了,都不由得感叹:“明州之地,根基是真好,好到让人眼红,若换作其他时候,缓缓练兵,慢慢积粮,根本就是起运之地啊!”

“不料偏生遇着了这些饿鬼,趁着对方根基不稳,能赚一波,便算一波吧!”

“只盼这骂阵有效,能激他们出来!”

“……”

“……”

“那些人又杀我一队兵马,还损了我一位人魔将军?”

却也在众人商量之时,明州城外,天命将军一方,同样也在咬牙切齿,他也是万万没想到这位人魔将军只是带人冲锋一次,夺些粮草罢了,居然连人带兵马,全折在了里头。

如今噩耗传来,又听见前面有骂阵之声,污言秽语,层出不穷,更是气的眼睛里都要窜出火来。

“让我们两个带人,过去冲杀一次,为咱们兄弟讨回这条命来!”

他身边,另外两位刚刚被叫回了魂来的人魔将军,也一下子红了眼睛,哗啦一声起身,刚刚罩到了他们身上的铁甲,都一下子散落了一地。

“忍着!”

但没想到,那位天命将军钟本义,如今却忽然沉声大喝,向着他们道:“是我小瞧了他们,我本来以为,这趟我们真正要对付的,是一位姓胡的人。”

“倒没想见,明州也有厉害人物的,如今他们在算计,正想激得我们使这添油之法,趁我们人不齐,能多害几个,便是几个。”

“但我们偏生不能如了他们的意。”

“……”

身边两位人魔将军闻言,皆喝道:“难道我们硬要硬咽了这口气不成?”

“不。”

这天命将军,长长吁了口气,沉声道:“他们想法很多,又是争权,又是夺利,又想招集兵马,又想借了那所谓的贵人之名,入主明州城来。”

“而那明州城里的,呵,想法更多,他们只起了一坛,却无兵马,想着借咱们的兄弟来替他们守城,但粥是稀的,甲是破的,他们不将我们当人,我们又为什么替他们守城?”

“但咱们的想法,最为简单,无非,便是吃一顿饱饭。”

“你们两个,穿戴铁甲,这便连夜出城去吧,趁他们兵马皆在明州城前,便去那没有兵马之处,我们的人,自有鬼神送到你们身边,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就是了。”

“……”

“派出去了?”

而当外面那天命将军的安排传开,就连明州城里的胡家堂姐,也顿时大吃了一惊。

她明白那位天命将军将十二人魔派向各州各地的目的,一时心间惊悚,猛得转头,看向了那位胡家的三叔:“这个人是疯的,从知道他吃人开始我就知道他疯了,但以为他还有救。”

“如今他居然敢这样做,全不将任何规矩放在眼里了……”

“三叔,难道你……你真要如了他的意?”

“……”

“便是如了他的意,又能如何?”

那坛后,主坛之人淡淡道:“本来就是我们答应了他的,不是么?反正是引饿鬼至明州,引到这明州城前,与引到明州其他地方,又有什么区别?”

“引鬼令是孟家下的,这因果则是他这天命将军担的……”

“……嘿嘿,他也确实担得动便是了。”

“……”

那胡家堂姐嘴唇都似在颤:“但这是毁了所有的规矩啊……”

便是乱世争气运,也是有规矩的,若是饿鬼军来到了明州,与保粮军堂堂正正的一战,事后赢了,明州便是这天命将军的,便做了些过分的事情,这天下间也无人能说些什么。

可若是绕过了保粮军,直接向了那些百姓下手,这便等于是犯了鬼神大忌,也等于是无视了这二十年来,十姓维系这天下平稳的根基。

“你可知,咱们过来办这等要紧事,为何要把你这么个小辈带上?”

但面对着这胡家堂姐的惊慌,那位主坛的三叔,却是笑了一声,道:“其实就是因为,你也是年轻人,伱的想法,与他差不多少,你想不到的事情,他便也不会想到……”

“如今你听了这消息,如此的慌,那想必他也会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年轻人总是不明白啊……”

他长长的叹了一声,道:“他满心不高兴,不肯见我们,但我们从过来那一刻开始,便也做好了脸上不好看的准备。”

“我不知他起了那小小的坛,又准备搞什么猫腻,但此令一出,他不想出来,也得出来!”

说着话时,他便从香案之上一抹,瞬间便有十几道古古怪怪的符纸飘了起来,飞起来的一刻,便已经开始燃起了火。

待到这符烧烬,那剩下的灰烬,已经开始被这座城里弥漫着的浓雾卷住,轻飘飘的,不知飞向了何处,头顶之上,守着府神泥塑的两位叔爷,都发出笑声:

“终于到时候了?”

(本章完)

pt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