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X小说>都市言情>重生的我没有格局> 第777章 三个锦囊三道保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77章 三个锦囊三道保险

“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我呢,虽然地位特殊,但也不能违反一个潜规则,那就是不去刻意靠近哪一边。哪怕两江省也是如此。”

欢迎宴结束之后,就安排去了冰城的一处疗养中心,这是卫健单位的福利单位,规模虽然不大,但设备和人员专业性没得挑。

张浩南跟虞龙聊天的地方,是个几近大澡堂的空间。

实际上也确实就是大澡堂,只不过现在被两人包场了,武泰安带着人在外围警戒,张浩南和虞龙则是躺按摩椅上接受着肌肉放松。

按摩手法很精准,都是老师傅了。

其实也能帮忙做个正骨,但张浩南骨架毛问题都没有,于是也就虞龙享受了一下。

他压力也确实大。

“……现在松江那边一直在搞我个人的工作事迹宣传,要是一点都不回应,未免也说不过去。”

“沈州不也宣传?而且要打造你‘东北能吏’的名片,你绕得过去?”

“册那……”

这才是虞龙头大的地方,要拿他当名片的三方……

全他妈是顶流二代。

而且不是胡混商业圈的米虫,都是“政治新星”。

虞龙的老父母也很难从中斡旋,干啥都是错的。

只能发挥智慧。

虞龙知道自己要维持“酷吏”的人设,但他能酷多久?

“今年全程跟王重庆绑定,所有项目、事迹上的宣传,都要带上他。剩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王重庆?”

“这么一个玩命的糟老头子,还活了下来,他是大大的忠心。这种人,你随便路上找个知道他的老百姓,都会说他是忠于国家、社会还有人民的,当然也忠于中央。”

“……”

“正好呢,我来东北的时候,在京城随便整了几个学校里的老头儿。有个新的舆论工具要测试,或者说舆论武器吧。有了破坏力,也给中央展现一下积极的一面。”

“……”

两人的谈话,按摩的师傅全部听了记下。

但张浩南并不介意他们知道,传到冰城新任班子耳朵里,也并非不是好事。

等到按摩师傅走了之后,虞小龙带着饮品进来,给他老子开了一罐啤酒,然后很少见地跟没用老父亲碰了个杯。

至于张浩南,老样子,还是冰可乐。

“老板,谈得怎么样了?”

“问题不大的,放心。”

张浩南喝着可乐,想起来虞小龙未必弄得清利害关系,稍微解释了一下,“跟松江那边保持距离,跟王重庆加强绑定,然后绕开京城沈州那帮人,有什么迎来送往的,直接跟政务院对接。”

“……”

脸皮一抖,虞小龙知道现在争得厉害,没想到厉害到这种程度。

寸土必争,锱铢必较。

抢虞龙的激烈程度,还在“紫金科技”之上。

“我先说说我这边用什么工具。”

“第一当然是传统媒体渠道,松江那边只要造势,两江、两浙会同步跟进,不会让松江在宣传路径上一家独大。”

仅这一句话,虞龙就彻底放心了。

张浩南用的方法很简单……“扩大化”嘛。

只有松江的宣传渠道在树虞龙这个典型的时候,虞龙显然是欠了人情,老关系又摆在那里,那还讨论个屁。

但加上了两江、两浙,那就不一样了。

这是“包邮区”共进退,是长三角精神文明建设的和谐同步。

虞市长欠的是长三角“人情”啊,可不是只有松江市。

再者,还能再扩大一下,直接一口气捅到华东六省一市,必要时候,还能加上中原省。

那就更不欠谁了。

尤其是“沙食系”有着一套新世纪新工具的宣传策略,两江省内部是经常在交流的,包括这次整那几个“喊家长”的政法学校教授,两江省内部全程看到了怎么操作。

线上攻势就一波,直接带动线下高校圈的舆论发酵,由面到点,再从点到面。

同时线下传统纸媒顺势一篇转载自“熊猫大陆”的文章,直接全方位拉满。

毕竟报销一个院长级别的专家学者,和报销一个县级市的领导班子任意一个人,没有任何区别。

再加上“浩南听涛”二点零这个流程,两江省的“驻京办”全程陪同,也自然就知道工具的新形态应用肯定会提上议程。

建康方面都慌得一逼……

虽然偷偷地骂张浩南真不是个东西,可又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个机遇。

有得必有失。

“第二,‘嘁哩喀喳’跟两江省的宣传部门有合作,大概七月一号推出‘政府在线’功能,已经有了服务中心在龙藏浦。全套工具覆盖官网、论坛以及PP聊天器,国庆节推出正式的线上视频网站,会有政府工作内容的介绍以及科普。虞叔叔你到时候露个脸,然后说点好听的就行。如果演技不过关,可以向姓魏的老不死请教。”

“……”

“……”

此时姓魏的老不死还在京城跟西域来的朋友谈“招商引资”,又是超五亿的规模,搞得姑苏代表团血压直接上来了。

沙城,就是姑苏的西伯利亚。

叛逆啊。

但秃头老汉资格老,也只能干瞪眼。

“演技”这种东西,学院派差点儿意思,还得是秃头老汉这种体验派,全程都是真情流露,所以演什么是什么。

虞龙自然晓得,微微点头,喝了一口啤酒之后,说道,“我现在粗略地理解一下,算不算新世纪新形态下的宣传形象?” “对。”

“姓魏的老不死为什么这么多人服他?因为他确实对治下的方方面面了如指掌,这需要大量的下乡调研,而不是办公室里练书法。所以有的人不管怎么打造亲民形象,都造不起来,但有的人只是老一套的电视给个镜头,效果就是好。”

张浩南说的这些,都是“沙食战略部”的调查结果,涉及到太多心理学、社会心理学上的内容,他是完全不懂的,但也有自己的见闻和经验。

“这就跟老板您一样,外面谁不怕你?但底下员工,都没觉得您有多吓人。像物流部门的班组长,有些人就见过一面,您都记得住姓谁名谁,这是员工平时吹牛逼的资本啊……”

适时拍马屁的虞小龙举一反三,赶紧给没用的老父亲举了一个眼前的鲜活例子。

虽然是拍马屁,但也确实逻辑相通。

张浩南并没有刻意搞“官兵一体”那一套,但他确实一屁股坐得到职工餐厅里去,职工吃什么他也吃什么,销售部门、物流部门现在的骨干,也确实都认识。

于他而言没什么,但员工们难得见一次大老板,对工友的谈资,也就在于难得但又不困难上。

因为这谈资的内容,是极为容易复制的,是每个基层员工都有机会的。

所以“沙食系”的内宣,也从不搞传统那一套,走流程的老板上哪儿谈合作其实不是宣传,只是跟全体员工说一下事儿。

真正的内宣,反而是张浩南的缺点。

各种荒诞传说,比如好色,比如妻妾成群,比如“龙凤胎”,比如只要大的……

从现实中抽象出来一个缺点明显的变态;但这个抽象出来的玩意儿,又无比的真实,这让全体员工有一种参与一场大型喜剧的奇妙参与感。

再加上张浩南的确就是好色的,喜欢胸大的,这就带来了更具体的真实。

毕竟,连地方官僚们,虽然嘴上不说,但现在只要接待张老板,那也都是只要大的不要美的。

因为大就是美!

“虞叔叔,虽然是玩笑话,但小龙刚才说的,也确实是事实。所以在线上宣传的时候,到时候我会派人过来全新设计。不管是剧情还是台词,都必须一反往常,线上宣传是要集中火力在某几个点上的,剩下的都可以抛弃。因为线上内容太丰富,信息量太大,大多数人只能抓住几个关键词,很多信息都是省略的。所以到时候不要用老一套的宣传模式,这反而会适得其反。”

“其次呢,王重庆先打头阵,集中火力把他塑造出来,新的‘时代先锋’。然后抛砖引玉,把你引出来。当然了,也不会只有你一个,起码要十个或者二十个。所以这次过来,我也是要跟黑水省本地的一些猛男吃个饭,能抗住诱惑和压力,挺过艰难期,值得宣传一下。”

“虽然有利用的嫌疑,但是算双赢。”

张浩南想得很周到,虞龙最后一点焦虑都没有。

他就是怕自己成为唯一的“孤臣”,那是真的麻烦。

作为“酷吏”,跟其余的“孤臣”混在一起,就会降低“酷吏”的存在感。

他知道策略,奈何没有那么多资源。

用虞家的,那又回到了原点,还得跟松江的老同事们打交道。

“第三,我尽最大能力,争取在今年下半年,就把西兰县的项目提升到国家级。到时候去中央的宣讲解释会议,你就可以直接去京城,或者跟政务院汇报工作。这是最后一道保险,能不用则不用。”

“为啥?”

虞小龙一脸懵。

“啧,西兰县的重建改造,本身就是国家级项目,只是级别提升有个过程。功劳不能一届全吃的,现在直接提前,肯定要额外消耗大量投资。不同级别的项目,配套服务标准是不一样的,按照伱老板说的,下半年就提升,那最少铁路公路运输就要另外新增批文。包括国土资源等单位,都要改动明年的计划。你以为是改作文那么简单?动一动就不是一两个人的事情,十几二十万人呢。”

虞龙给儿子解释了一下之后,也感慨道,“张老板,估计除了你,现在也没有几家有这个资金量去打通关系。”

“有肯定是有的,就是百分之一百不会把钞票扔西兰县。”

张浩南风轻云淡,但虞龙却内心并不平静,如果不给多部委、企业集团一个交代,这事儿很难成。

一个部门,一个相关央企,最少最少一个亿起步,而且必须是细水长流的事业,不是一锤子买卖。

比如铁道部门,要养活几百万人呢,给你随便改动下半年的地方局业务安排?

所以得加钱。

“沙食系”在这里的总盘是一百个亿的投资,现在要加速,就必须提前把一百个亿中的大部分掏出来。

原本一年掏一点儿,弄不好现在就要直接一百个亿现金拍桌子上。

然后中央拿去给底下的部委分了。

怎么分?

谁配合得好就先分;谁服务得多就多分。

就这么点事儿。

可惜能这么玩的按照常理是不可能有的。

当然如果反常理,那就合理了。

“财神爷”驾到,富贵又荣华。

合理。

三个保险,每一个都是量身定做,虞龙现在只恨自己岁数大,要是晚生几年,遇上张浩南……

那不得起飞喽?

可惜了,可惜了啊。

此时虞龙无比羡慕相对更年轻的徐振涛、张济深等人,这些年轻人,真是立场坚定、素质过硬、精神可嘉……

虞氏父子并不介意跟张浩南绑定,毕竟张浩南不是一般的商人,他现在暴毙,那也是要国旗往身上盖的,贡献摆在那里,虽然这贡献多少有点儿捎带的意思。

等张浩南找了个“窝点”睡大觉的时候,虞氏父子半夜又喝了点儿小酒,冰城的凌晨一点两点,大马路上也能找着吃的,煎炸烧烤一应俱全,就很神奇。

对长三角的人而言,还是很有全新体验感的。

撸串的时候,小虞问老虞,“爸爸,屋里有没有啥亲眷,奶奶比较大的?”

“……”

一脸无语的老虞像看变态一样看着自己儿子,然后更变态的是,他一脸惭愧地说道:“没有。”

“不晓得张瑜将来大了,会喜欢啥样的丫头。”

“是啊……”

咬了一口烤蹄筋,老虞再次感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